澳門藝文文化傳播有限公司
Macao YiWen Culture Dissemination Co.Ltd.

走過烏江的山

發表時間:2018-06-04 08:00

走過烏江的山

文 沈慕文(澳門)



有說樂山者智,樂水者仁。大概是居住在山上的人們,才更懂得天地間造物的神奇。土厚德以載物,水博大才得以匯成海洋。這裏以高山、平原、石、土等形式向人們展示它獨特的秉性,這些毫不起眼的元素組成了富饒的大地。有水的滋潤,才有了肥沃的泥土,植物才有了立足的地方,可開花結果,青翠黃枯變化,組成四季的風景。如果說黃山上的松樹是在山石塊裏爆出了生命的堅強,是一股充滿了對生命的執着不變的追求,那麼這地處在貴州烏江之畔的山便是多了一點仁厚。這裏的山總是泥與土結合得恰到好處,當地人多數在山上結廬居住,他們甚至把農作物種到了山頭上。你可以看到不同年代的房子,有黃泥夯成的,也有磚泥砌成的。

人與植物一樣,也需要可以休養生息的土地。除此之外,更需水。這裏地處烏江水脈境內,也許是得於造化的神奇,這裏的山和水是像血與肉一樣,相連在一起的。有了山的偉岸,才有了水的柔麗,山有山裏漢子那般的壯實,水有水邊女子那樣的嬌媚。這裏一年四季的景色融合在那一脈大江中。山中的氣候多變,有時陰霧連天,有時豔陽高照。我在這裏的一天,沐浴着這裏清涼的林風,喝着這裏的酒,吃着這裏的野生烏江魚。體會過這樣的生活的人,又怎能心甘情願地回到繁雜的城市呢。這裏有的正好是城市中早已失去的。人在鬧市中久居了後,內心尤其渴望回歸自然的靜謐,能偷得浮生半日閑,垂綸於一江碧水,是何等爽心樂意的事情。

烏江的山如斧劈刀削,遊人從山腳下走過,膽小的還會遲疑,這裏的山以決然的姿態傲立着,橫亙在你的眼前。令人不解的是,這裏的人們卻把房子安在陡峭的山腳下,他們數百年來,早已對此處變不驚。在山裏生活,正是應了“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”的老話。這裏是烏江的幹流,鴨池河段某處,吸引我的眼球的是高接雲天的大山,說是大山,卻更像是烏江的閘門或屏障。遠看去,你會感覺這黛色的水就是從天上或石門中傾瀉而來。水浩浩蕩蕩,無盡地流去遠方。

滾滾的烏江水,留不盡千年的時光。放在今日,也衹不過是千萬年之中的一瞬間,在百里烏江畫廊上俯瞰四野,想起初唐陳子昂的《登幽州臺》中的名句:前不見古人,後不見來者,念天地之悠悠,獨愴然而涕下。比之江山的勝蹟,人事是多麼不堪一提。山水景物在人心中能留多久,一世而已。而天地永在,人衹能是之間的匆匆過客。這山山水水的恒久絕不是人的短暫能比擬的。見天地的廣博,才悟出了人生的渺小和短暫。但凡是城市裏的人,到了這裏,也衹是匆匆而來,又忙忙而去。這山水的景色衹能是心中的一處綠地,記憶的一角。

很想說說這裏的人們。他們世代與山、與江相互依存。黃色而飽滿的玉米棒滋養了這裏一代一代的人,在與當地人聊話中得知,在這個兩萬多人的山寨裏,人們上中學要翻過一座山頭,走長達一個小時的崎嶇山路,這裏的人們求學的確不易。在車上也看見了牆上寫着“不實行九年制義務教育是違法的”標語。如果在山區生活的上一個年代的人要想脫貧致富靠的是決心和膽量,那麼這一代新人更需要的是知識。讀書對他們的重要性不言自明。

這裏的年輕人很多已走出大山,到沿海發達地區打工謀生的更不在少數。在與當地人的聊天中,我又得知了政府補助他們每戶兩萬元建屋,我們走的這條公路也是在兩年前才開通的。或許這條路上承載着的不僅僅是外界對他們的期望,更多的還有地方老人們對年輕一代的期望,他們從這裏搭車去遠方找尋工作,又會否常回來看看呢?

村口的人們,穿着富有苗族特色的臘染衣服,年輕的姑娘唱着高亢的苗歌。留守在這大山深處的人們,在對外面的世界充滿了嚮往的同時,也期盼着遠方的家人能早些回家。

這條彎曲的小山路,記載了太多感人的故事。

website qrcode

掃描查看手機版網站

澳門藝文文化傳播有限公司
MACAO YIWEN CULTURAL DISSEMINATION CO.LTD.
Tel:853-28920547
Add:澳門快艇頭里11號國光大廈地下A鋪
E-mail:yiwenmacau@163.com
(歡迎讀者踴躍投稿及提出寶貴意見)
Contact U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