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門藝文文化傳播有限公司
Macao YiWen Culture Dissemination Co.Ltd.

尺幅鮫綃勞解贈——兩塊舊手帕的故事

發表時間:2018-06-04 08:00

尺幅鮫綃勞解贈

——兩塊舊手帕的故事

 耿會芬(湖南)

耿會芬.jpg

耿會芬,八零後,畢業於北京師範大學,現為湖南文藝出版社詩歌編輯。

 從“尺幅鮫綃勞解贈”說起 

因為賈環不懷好意地調唆,寶玉挨了父親賈政下死手的一頓毒打。大熱天裏,寶玉被打得遍體鱗傷,疼得如針挑刀挖。寶玉挨打,非同小可,從賈母到丫鬟,哭的喊的、怒的罵的、疼的怨的,上上下下,忙成一團。姐妹們聞訊,也都急忙過來探看——薛寶釵手托着一丸藥,林黛玉紅腫着兩隻眼。

薛寶釵在探看期間,心思有致,話語周全,滴水不漏,對寶玉和襲人笑言以對,好言相勸。林黛玉空着手來的,衹是“兩個眼睛腫的桃兒一般,滿面淚光”,“無聲之泣,氣噎喉堵”,半日纔抽抽噎噎地說了一句話:“你從此可都改了罷!”鳳姐一來,她就趕緊從後門溜走——怕被嘲笑那雙紅腫的眼睛。

此情此景,兩相對比,誰是那個把自己疼在心上的人,寶玉清楚明瞭。

到了晚上,寶玉心中牽掛着黛玉,又怕別人發現了心思,特意支走襲人,讓晴雯過去瀟湘館看看黛玉,讓黛玉放心——“他要問我,衹說我好了。”晴雯不明白讓她走這一趟到底什麼意思,無話可說,無事要辦,去一趟幹啥呢?所以,寶玉隨手拿了兩塊手帕交給晴雯,讓她送給黛玉。晴雯擔心平白無故地送兩條半新不舊的手帕會惹了黛玉。寶玉心中安定有信心,笑道:“你放心,她知道的。”

黛玉果然明白。儘管收到這舊手帕一開始心裏有點悶住,但她細心搜求忖了半日方纔醒悟過來。一下子,喜、悲、笑、懼、愧……萬端心緒湧上心頭,五內沸然炙起。

“這裏林黛玉體貼出手帕子的意思來,不覺神魂馳逸:寶玉的這番苦心,能領會我這番苦意,又令我可喜;我這番苦意,不知將來如何,又令我可悲;忽然好好的送兩塊舊手帕子來,若不領會深意,單看了這手帕子,又令我可笑;再想私相傳遞,我又可懼;我自己每每好哭,想來也無味,又令我可愧……”

這特意送來的,哪裏是兩塊家常的舊手帕,這是寶玉在明明白白地告訴她:我心裏知道你的牽掛和心疼,我也在心中無時無刻不牽掛着你!你放心,你的心思,我明白!

於是,黛玉急命人掌燈,提筆在手帕上寫下了著名的“題帕三絕”。

眼空緒淚淚空垂,暗灑閒拋卻為誰?

尺幅鮫綃勞解贈,教人焉得不傷悲!

……

timg (4).jpg  timg (2).jpg

這一刻,遊走的是筆端,流淌的,是沸騰的情感,抛灑的,是心中恣意汪洋的淚水!這一刻,兩塊手帕,把兩顆心緊緊地連在了一起。不再把真情隱瞞,不再用假意試探,不再用彆扭確證,兩顆心,像兩面鏡子一樣互相映照,明澈清晰!兩個人,彼此明白,互相牽掛!

如果,你也曾收到過常人看起來可笑的“意外禮物”,請不要隨意一笑置之,不要將其輕易丟掉——那看似奇怪的無厘頭的禮物,很可能承載着千端無法言說的心緒,萬丈無法探測的深情!

這就是紅樓中著名的“尺幅鮫綃勞解贈”的故事。兩塊舊手帕,寶玉讓晴雯送到黛玉這裏,開始有了別樣的深意。

賈家四個姑娘的名字“元迎探惜”,歷來被人解讀為紅樓全書的整體氛圍“原應歎息”。我覺得,黛玉和寶玉之間的關係,也可以用四個字來描述——“源映嘆惜”。

源,林黛玉的前世,是西方靈河岸上,三生石畔的一株絳珠草。絳珠仙子道:“他是甘露之惠,我並無此水可還。他既下世為人,我也去下世為人,但把我一生所有的眼淚還他,也償還得過他了。”這是林黛玉和賈寶玉前世的淵源,是他們的“木石之盟”。淚水不是一般的水,淚水的源頭不是眼睛,而是心中的深情。源源不斷的淚水,源自靈魂中的那條靈河,是心中萬丈深情的外顯。衹有這種帶着情感和靈氣的水,纔能洗去頑石的蒙塵,洗去寶玉心中的蒙蔽,讓他清醒,讓他覺悟。黛玉的眼淚,黛玉的情感,是寶玉靈魂和生命力量的源泉。

timg (5).jpg

映,第一次見面,就互相認出了對方。第三回中,林黛玉進賈府第一天,看到寶玉便大吃一驚:心下想到,“好生奇怪,倒像在那裏見過的一般,何等眼熟到如此!”而寶玉直接說了出來:“這個妹妹我曾見過的。……心裏就算是舊相認識,今日衹作遠別重逢,未為不可。”林黛玉和賈寶玉,兩個人互一打量,心裏就已經明白了對方在今生的意義。從那之後,寶黛一起長大,“二人之親密友愛處,亦自較別個不同,日則同行同坐,夜則同息同止,真是言和意順,略無參商。”他們,是知己。他們的靈魂,如同兩面相映相現的鏡子——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他們互相在對方的眼睛中看到了最真實的自己。

歎,從什麼時候,黛玉和寶玉開始歎息的?這個關係着兩人靈魂和生命的“木石之盟”,卻無人主張——黛玉父母雙亡,孤零一人;寶玉的婚姻他自己完全作不得主。更讓黛玉獨自歎息的,是又來了個“品格端方容貌豐美”的薛寶釵,而寶玉對待寶釵的態度也是那麼的親。兩人都心中有意卻無法說出口,他們衹好瞞下真心,用假意試探。於是,使小性,吵架,大哭,互不搭理——“一個在瀟湘館臨風灑淚,一個在怡紅院對月長籲,卻是人居兩地,情發一心。”歎啊歎,見面吵,分開歎,長籲短歎——若說沒奇緣,今生偏又遇着他;若說有奇緣,如何心事終虛化?!

惜,憐惜,這是林黛玉對寶玉的最後的感情態度。到了最後,黛玉已經知道木石婚姻之不可能,然而,對寶玉,她沒有恨;對於這一生癡情的終將化為雲煙的結局,她沒有怨。敏感聰慧的絳珠仙草,早就知道自己這份孤絕的愛情不可能再結出婚姻之果;早就知道,她會“回去”。今生今世,她衹有一份憐惜的牽掛——沒有她,寶玉會徹底孤獨。

1987版電視劇黛玉臨死的最後一句話沒有說完“寶玉,你好……”曾有很多人猜過後面的這個形容詞是什麼。我覺得,那一刻,臨行的黛玉對寶玉衹有憐,衹有惜——我回去了,這世間留下一個孤獨的你,誰來懂,誰來陪?我想,那句沒有說完的話應該是:“寶玉,你好可憐!”——這是黛玉對寶玉最後的溫柔和慈悲。因為懂得,所以慈悲。她的這份靈魂的溫暖陪伴,衹給唯一的知己;她的純情淚水,衹洗一個人的心塵;她的這份溫柔的慈悲,衹留給靈魂的伴侶。

這兩塊意義深長的舊手帕後來哪裏去了?

曹公沒有寫到林黛玉的結局。1987版電視劇中,黛玉臨死前,讓紫鵑攏上火盆,焚詩稿,斷癡情。劇中,黛玉用盡最後的力氣,用打着顫的手,想撕掉那寫着字的手帕,撕不動,撂到火盆上,燒掉了。可我一直一廂情願地認為,這兩塊手帕不是被燒掉了,而是被送回了。黛玉讓兩人共同的知己紫鵑把題着詩句的手帕送回給了寶玉。

焚掉的詩稿,大多是林黛玉獨自所作,而這兩塊手帕,是寶玉送來的,她把詩題在上面的,跟其他詩稿不一樣。她不會燒掉,她一定會讓紫鵑留給寶玉——那是她今生最後一縷深情,手帕上,有凝結着她情思的字字詩文,有她流自心靈深處的斑斑淚痕。

1987版紅樓的最後一集中,有這樣一個場景:寶玉這塊石頭在紅塵中歷盡一番悲歡離合、炎凉世態之後,獨自一人坐在茫茫大海邊的一塊大石頭上,回想他在紅塵中走這一遭的經歷。啊,那花錦繁華、溫柔富貴的一場夢境!轉眼就淪落到家破人亡、受辱遭打的境地!當徹骨的冰冷向心底襲來的時候,他把一塊破布裏包着的幾塊玻璃碎片捂在了心口——那是一個秋雨霖霖的晚上,他去看望病中的黛玉,臨走前,黛玉怕他雨夜走路黑滑,把一盞精緻玲瓏的玻璃繡球燈給了他。如今,燈碎了,衹留下幾塊玻璃片……那是黛玉曾經給他的關懷和溫情……

我一直在想,那一刻,寶玉捂在心口上的,應該不是玻璃繡球燈的碎片,玻璃片是冰冷的,是會割傷人的。被捂在心口上的,應該是那兩塊手帕,被孤獨徹悟的寶玉緊緊地捂在心口,那是獨屬於他的一份深情。人在這茫茫渺渺的時空中走一遭,為大千世界中聲色名相癡迷過,但到最後纔悟到,情是生命旅程中唯一的行囊。人生情緣,各有分定。他有那麼多的姐妹丫鬟,花團簇擁,可是弱水三千衹取一瓢,他能帶着的,衹有黛玉的淚,黛玉的詩。黛玉,是他的知己,是他此生唯一的靈魂伴侶,是上蒼給他的最大的慈悲。

直到他在顛沛流離中把這兩塊手帕也弄丟了,他纔會看破一切,萬境歸空。

從此,“赤條條來去無牽掛”。

從此,“白茫茫大地真乾凈!”

文章分類: 17年第5期藝文情懷
分享到:
website qrcode

掃描查看手機版網站

澳門藝文文化傳播有限公司
MACAO YIWEN CULTURAL DISSEMINATION CO.LTD.
Tel:853-28920547
Add:澳門快艇頭里11號國光大廈地下A鋪
E-mail:yiwenmacau@163.com
(歡迎讀者踴躍投稿及提出寶貴意見)
Contact Us